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漢堡選單漢堡選單漢堡選單

最新消息

::: :::
日期:2021-11-11

 

敬悼 外交部前部長 歐鴻鍊

 

本系傑出系友、外交部前部長歐鴻鍊於本(110)年1030日晚間逝世,享壽81歲。為此,本系致上最深切的哀悼之意,並與所有外交系系友及同仁一同緬懷歐前部長鴻鍊對我國外交之貢獻。

 

歐前部長鴻鍊在1962年畢業於政治大學外交學系,並於1964年擔任外交部科員,在外交部期間曾擔任駐瓜地馬拉大使、外交部常務次長等要職,更於20085月至20099月期間擔任我國外交部部長,任內推動「外交休兵、活路外交」等外交方針,為我國外交奠定厚實的基礎。同時歐前部長也是本系系友會之監事,曾於民國10610月回到母系分享過去在拉美地區外派時如何透過人脈來穩固我國在拉美的邦交,更在民國1097月接受本系系友會的專訪,分享部長在外交生涯上的經驗與點滴。

 

歐前部長在45年的外交生涯戮力從公,任內強化國際參與、推展友邦合作,退休後也積極在民間為我國外交持續作出貢獻。他有強烈的愛國熱忱,為人風趣,待人謙和,培養外交後進不遺餘力,廣為中外人士稱道。其成就令所有外交系的後輩所激賞,更是我國外交界的典範,對於今日痛失一位令人敬佩的前輩,本系各屆系友深感不捨,並盼將其言行風範廣為傳揚。

 

原文引自臉書「國立政治大學外交學系」紛絲專頁

原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283524333659064&id=106058274739005

 

 

 

 

外交部前部長歐鴻鍊先生曾是我的同學。

 

某年,國安當局決定派員參加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專為環太平洋地區開設的訓練課程,讀過無數蘭德報告的我,第一個舉手。

 

幾天後,名單核定下來,我才赫然發現自己完全沒搞清楚狀況,參與成員全是國安部會副首長,包括當時擔任外交部次長的歐鴻鍊先生。

 

但隨便亂舉手的我,已來不及反悔。於是,那個夏天,我就在南加州海岸美麗的聖塔摩尼卡,和幾位遠遠高我一個輩分的首長們,度過一段奇妙無比的時光。

 

那是我和歐部長最為接近的一段相處經驗。記得傍晚下課後,首長們輪流作東在海邊吃飯喝小酒,晚沈的夕陽在波平浪靜的海面灑下金黃燦紅的絹綢,魔幻神奇。也記得温和親切,完全沒有外交官僚架子的歐部長,談起派駐多國,最喜歡的是地形狹長、景物氣候包羅萬象的智利……

 

回台後,我們還曾開過幾次「同學會」,但隨著長官們的職務升遷,再難有相聚的機會。

 

之後,和歐部長偶在公務場合相遇,但那年夏天的記憶已逐漸淡遠,終至如夢般虛實莫辨。

 

得知歐部長遠行,那個海鷗嘈雜嘎叫的夏天,再次回到心頭……

 

原文引自李靜宜學姐臉書

原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whisper.lee.9/posts/4712923802107048

 

 

 

 

對外關係協會創會會長歐鴻鍊大使日前蒙主寵召,享壽八十有一。歐會長於2013年創立對外關係協會,並擔任第一、二屆會長(2013-2017)。

 

歐會長在我國對外事務的推動上不遺餘力。於協會會長任內,曾辦理各式國際活動以加強與他國聯繫,如馬來西亞前首相馬哈迪、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彥等演講會,以及邀請馬來西亞丹斯里李金友董事長、泰國邱威功董事長進行「名人對話」。

 

因著專業的精神、待人以誠的態度,以及幽默風趣的個性,歐會長締造了許多官式與國民外交上的功績,也帶領對外關係協會創造許多歷史。我們永遠懷念歐會長!

 

原文引自臉書「對外關係協會【Association of Foreign Relations】」粉絲專頁

原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afr.tw/posts/4260400247342793

 

 

 

 

歐鴻鍊部長走了,歐夫人知道歐部長不願麻煩別人的個性,在他住院期間非常低調,知道他違和住院的人很少,直到他走了,很多知交故舊還是在報上才知道他走了。這兩天,外交部老同仁的一些line群組中,很多人寫了悼念的文章,對歐部長表示崇敬與不捨之情,更對歐部長的人格、風範、功業、貢獻滿滿地肯定與推崇。歐部長沒有顯赫的家世,從基層作起,憑藉自身的努力及才華曾擔任蔣中正總統的西班牙文翻譯,並在四十歲左右就擔任中南美司的司長,隨後出任多國的大使,並升任次長、部長,四十五年的外交生涯,豐富精彩。我曾問他作蔣總統的翻譯會不會壓力很大,他說:不會,蔣總統對年輕人很友善,一點都不感覺有壓力。對於他當時是外交部最年輕司長一事,他則只是微笑表示:感謝長官的賞識。與歐部長同桌吃飯,歐部長總是笑語如珠,令滿座歡愉。與歐部長請教問題,則會看到他誠贄認真的神情,從不曾有一絲的敷衍隨意。歐部長曾說,出使中南美期間,兩岸邦交爭奪戰炙熱,他必須要搞好跟駐在國每一任外長及總統的關係,永遠在第一時間掌握第一手狀況。長期的工作壓力下,使得他一直都靠安眠藥入眠。出任部長後,歐部長即刻展現無比魄力,提出「活路外交」及「兩岸外交休兵」兩項具歷史意義的外交政策,為馬政府八年的外交施政奠定極佳的基礎,使馬政府能成功以觀察員身份出席世界衛生大會,受邀出席國際民航組織年會,並使幫交國關係歸於正軌免於斷交之困。

 

八八風災,歐部長雖人在國外訪問,但返國後毅然展現對同仁的道義,及勇於負責的擔當,辭任部長,毫不戀棧,令世人欽佩。駐大阪蘇啟誠處長在任內蒙冤自裁,歐部長雖已退休,為替同仁申冤,正氣凜然,挺身而出,仗義執言,不畏豪強,後竟遭誣陷,所幸司法終還給歐部長公理正義。歐部長個子不高,但永遠挺直的腰桿,讓人總是覺得他是高大的,歐部長見人時總是微笑露出他健康的白牙,但他誠摯有力的雙眼也會透露出他友善中的剛毅。人生都是短暫的,歐部長用他的人生詮釋了何謂忠誠、何謂奮鬥、何謂犠牲、何謂節操、何謂情義、何謂風骨,何謂風範、我等得與追隨,何其有幸!

 

願歐部長一路好走,在天上繼續庇佑我們!

 

原文引自介文汲學長臉書

原文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wenchiehjieh/posts/428238408658511

 

 

 

 

我們將長駐彼此心中!

 

歐前部長鴻鍊兄去世的消息,真讓我悲痛心碎。

 

前一陣子我們相約午餐,他臨時缺席,說是去了醫院。後來他狀況時有起伏,還用上了葉克膜,讓大家都很擔心。葉克膜移去時,我還恭喜部長夫人,心想總算鬆了一口氣。然而部長夫人的反應非常保守審慎,沒想到不過數日,歐部長還是棄世而去了!

 

我在華府擔任駐美代表時,曾受邀參加許多拉丁美洲使節團的活動,發現他們人數相當可觀,雖然有許多國家和我們沒邦交,但拉美人的特性就是熱情友善,對台灣也很感興趣。我知道這些大使皆非簡單人物,未來很可能轉任外長或駐聯合國常任代表,非常值得我們多相往來。但我的缺點是不熟悉拉美文化,又不會講西班牙文,於是我就向外交部報告,建議調派一位「拉美通」來華府擔任駐美副代表,不但可以深交拉美人士,對我們在美國行政部門及國會的工作,也將大有助益。

 

外交部很快地同意我的建議,並問我有無理想人選。我到處請益,不料所得答案竟毫無例外,皆指向鴻鍊兄一人。可是那時我與他不識,而且他已經官任大使,是否願意屈就呢?我並無把握。請好友試探的結果,他居然同意接受。我清楚看到他勇於接受挑戰,不計名份的性格。但後來因他升任次長,此事只有作罷。一直到我們都退休後,有次閒聊,他突然笑眯眯地問我:「部長,您那時又不認識我,怎麼敢找我去美國呢?」我說:「我倆雖不認識,但人人都說你好, 大名如雷貫耳,我自是欣然從命!」兩人不禁相視大笑。

 

但我與鴻鍊命定手足,真的有緣。謀他赴美不成,第二年就我就奉命返國擔任外長,有幸得他擔任次長,是我們首度見面共事,也是我的福氣。他果真優秀,對人誠懇,任事負責,每個任務都全力以赴,同時始終維持笑臉迎人、熱誠幽默的特質。

 

那一陣子我們常常收到外館資訊,獲知中共不斷派人到我們邦交國「挖牆腳」,讓我們不堪其擾。鴻鍊兄跟我說,「最佳的防禦,就是攻擊。」他有許多老關係,如果讓他以不公開的方式,到中共的邦交國會老友、喝咖啡,一定會讓中共緊張,就不容易有餘力亂跑我們的邦交國了。

 

他就真的這樣不辭辛苦跑了很多次拉丁美洲,我還十分佩服他身體勇健!後來有一次他在羅馬尼亞出任務,我又請他繞道中美洲貝里斯再返國。不料因他實在是太勞累了,返國路經美國時生病住院,醫生不肯放他再飛。

 

最後,他終於可以返國了。他萬里奔波、日日辛勞,都是為了國家,因而影響了自己的健康。沒人知道,沒人感激,但至少我應該親往機場接機,表達感激之心於萬一。

 

當時,接機者還有鴻鍊兄的家人,機門打開,鴻鍊兄剛對我說了聲「部長好」,那年才六、七歲的歐家小兒子一見到父親,立刻衝上前來,鴻鍊兄雙手將兒子緊緊抱起,熱淚盈眶。我當下對他那種「恍如隔世」的不捨,感同身受。

 

外交陣線上的同仁,都知道面對無窮需索和保衛國家利益之間的折衝,鴻鍊兄的經歷讓他有更深刻的體會。所以他就任部長之後,立即推動兩岸「外交休兵」,解決了兩岸間無謂的龐大付出。當時雖然有人諷刺是「外交休克」,但他堅定不移,也促成了許多我國國際參與的突破性發展。可貴的是他的創意未經雙方談判,而是一步一腳印,逐漸測試出來的。我認為這是我國外交成就上最重要的里程碑,可惜現在已不再延續了。

 

鴻鍊兄不論公私,總是令人歡喜。沒想到後來為了兩位同仁,秉持公理正義,如此剛烈不屈。他覺得夏立言所受待遇不公,毅然同辭公職,不計權位,堪稱國內政界所未見。他退下來也無怨無悔,怡然自得。但是又看到駐大阪辦事處蘇處長因受辱輕生,他實在非常難過,除了向蘇夫人致唁,更在媒體上講述實情,發出正義之聲,要為蘇處長爭一口氣,彰顯正義。此時他已退休,卻仍然努力照顧同仁,但求無愧於心,他的作為令人欽佩,典範長存。

 

鴻鍊兄曾告訴我,他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娶了一個好太太,得到一個好家庭。他說的真對,之媛夫人善良無私,熱誠真摯,是一個非常溫暖的人。她沒有架子,也沒有是非,部內部外,盡受好評。我最幸運的是:鴻鍊兄待我如手足,之媛夫人視內人曉鈴為姊妹。

 

原來早年內人在中視工作,之媛夫人就是位極好相處的長官,她是導播。內人到了部內之後,非常生疏,都靠之媛夫人引導協助,內人感激不盡。現在鴻鍊兄遽逝,最難過傷痛的必然是歐夫人。他們伉儷情深,是外交部公認的「天成佳偶」,我真的很難想像她的心情,只能致上誠摯的祝福,希望上帝照顧她,幫助她,因為她有人間少見的善良之心!

 

鴻鍊兄與我都退休之後,較有相處機會,總有說不完的話,與久久不散的笑聲。如今驀然回首,驚覺與後悔我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好好相聚。

 

講話你不再回應,也握不到你的手了,但相信只要我們都還長駐彼此的心中,我們就沒有分離。

 

答應我,下次相見,我們還是要緊緊擁抱!

 

原文為胡志強學長所撰、《那美好的一仗——歐鴻鍊回憶錄》一書序文

收錄於《那美好的一仗——歐鴻鍊回憶錄》(東美文化出版)

 

 

回首頁 政治大學 網站導覽 English